用户名:密码:
论坛新闻
论坛新闻
您的位置所在:首页 > 论坛新闻

汤敏:揭秘大学扩招政策出台始末
发布时间:2015-01-21 21:09

       

       1月19日下午,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与搜狐教育联合举办了首次“教育跨界尖峰对话”,对话的主题是“高等教育大众化在中国的两个拐点”。 作为1999年大学扩招的政策建议者,汤敏先生在对话中透露了当年扩招的内幕。他认为,大学扩招利总体上大于弊,中国教育存在一些问题并非扩招有错,而是改革没有跟上,慕课的发展将有助于解决这些问题


                         


                                                         汤敏揭秘大学扩招政策出台始末

  陈勤(主持人):您如何定义高等教育大众化,定义高等教育大众化在中国,在这个问题上大家能否形成共识?

  汤敏:其实是否高等教育大众化,是约定俗成的概念。高等教育分成精英教育和大众教育,当少数人能上大学的时候称之为精英教育,而更多的人能进入大学的时候就成为大众化教育。国际上有一个概念叫适龄青年入大学率,也就是18—22岁的这些青年有百分之多少能够进大学,一般认为如果低于15%左右为精英教育,超过20%后称之为进入大众化教育时期。我认为这个标准基本上还是符合的。

  陈勤我们知道在1998年11月份,你向当局上过一个“条陈”,然后1999年中国高校开始扩招,从此开启了中国高等教育大众化,那个起点跟你是有非常大的关系。我们很好奇,为什么在那个时候你会上这么一个条?政策落实为何这么快?里面有什么内幕?

  汤敏:我是经济学者,为什么1998年搅进教育里?实属偶然。1998年我还在国外工作,当时回国探亲,当时亚洲金融危机,举国上下都在力保增长率达到8%。我是经济学家自然关注如何刺激消费,当时我们跟很多亲戚朋友接触发现,老百姓对教育的需求非常大,老百姓当时愿意花钱但不知道上哪儿花钱

  当时中国的适龄青年的大学入学率,如果算正规大学是百分之二点几,如果把自学考试、电视大学全部加起来是4%,而当时印度的入学率是8%,但人均GDP是中国的一半。菲律宾大学入学率是13%,当时菲律宾的GDP比中国还低,跟我们GDP一样的泰国入学率则是37%。

为什么当时中国进大学那么难?那时候中国一年招一百万大学生,原因就是当时采取的是计划经济的模式,不收学费或者收极低的学费,全部由财政来支持,财政也很困难,我们只有这么多钱,高等教育只能招这么多学生。我是恢复高考后第一届大学生,77级大学生,我们那时候住宿不要钱,没有学费,一大半学生还有助学金等等。这是精英教育模式。

  但是老百姓对教育的需求越来越大了,当时我们提出来能不能考虑大学扩招,用大学扩招的方式。大学扩招以后国家的投入就会增加,国家投入如果不够的话,其实老百姓可以收一部分学费。对困难家庭提供全世界普遍实行的助学贷款模式,让大学扩招。我们算出来大概三年扩招一倍完全有可能,而且因为收一部分学费增加一部分投资,这时候我们大学的投资各方面都可以上来,对GDP也有好处。所以当时向领导提出扩招的建议,这不仅是从教育角度考虑,也包括从经济角度考虑。

  一个经济学家简简单单的建议,没想到国家领导人快速作出了反应,决定实施扩招,1999年一年扩招了47%,而且不断扩招。原来是一年招生一百万,现在一年招收七百多万,扩招了七倍。扩招过程当中也存在很多问题,一开始问题不是很大,但是越往后教学质量很难保证;第二,助学贷款一下子跟不上,贫困家庭可能交不起学费;当然更重要的还是就业困难。

  一下子扩张七倍确实存在这些问题,但是我认为从总体上来说,大学扩招还是利大于弊,现在确实存在一些问题,需要通过改革的方式来解决,并不是扩招扩错了,而是我们的改革没有跟上,而现在正好处于一个新的时期,一些新的技术有可能解决我们现在存在的教育质量不高、就业难的问题,包括助学贷款问题,以及贫困学生学费的问题。

                                

  现在这套制度不能培养出社会需要的人

  陈勤:您对高等教育大众化扩招后存在的问题怎么看?

  汤敏:第一,扩招是不是太快了?如果慢一点,不是七倍,如果是三倍、两倍、四倍更好?这我都同意。我们要的是改革,但是有两个问题我不太同意。其实即使是扩招后的今天,我们的适龄青年入大学率大概是26%还是27%,也就是说我们一百个适龄青年里面还有72、73、74个人还是没上大学的,不是说我们所有的人都去上大学了,这是第一点。

  第二,人性是可以讨论的,中国在1950年代或更早的时候连小学都不普及,是不是更符合人性,社会是不是更进步了?中国教育是进步的,而且随着社会不断发展,它需要的知识和技能是不断提高。

  第三,大学扩招不一定是北大扩招、清华扩招、所有学校扩招,我们现在扩招50%左右实际上进的是高等职业学院。

  恰好是扩招以后中国民办教育才发展起来的,扩招之前几乎没有民办大学,现在我们有六百到七百所民办大学,现在民办大学水平还是很低,但并不是没有民办大学。为什么我们没有哈佛,为什么我们没有斯坦福那样的民办大学?那是我们的投入不够,我们对民办教育的政策不够。不是扩招的错,而是扩招过程中改革跟不上,不是说要把这些孩子再赶出学校,我们怎么样改革好。

  陈勤:扩招之后中国高等教育肯定存在一些问题,我们要着力探讨的是,该怎么解决这些问题才是?

  汤敏:我们要建立一套体系,想上学的能让他上学,不想上学应该有自己的学习机会。说扩招就不对,这个说法很武断;说不扩招就是对的,这个更危险,因为剥夺了大多数人想上学的机会

  关键的问题是,我们现在这套制度不能真正培养出社会需要的人?我们不扩招,一百万人按照原来那个方式,不一定每个人都能找到好工作,因为当时分配工作所以问题不大,现在如果分配工作的话这七百万的人也可以分,农村多需要人,分配到农村去,但现在这些人都不去。

另外,不是企业不想要大学生,而是大学生到企业不适应企业的需要。现在的大学还按照一百万人的时候培养方式,目前有七百万人,就业的机会不一样,还是用同样的方式培养,当然找不到工作。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改革?让大学生更多选择,让企业能够更多进入大学去教学生,能够给予一些培训。现在教育正面临一场革命,这场革命打破了过去传统的教育模式,而这个教育的问题不是数量多少的问题,更重要是质量问题,是一个要怎么样跟社会发展、社会需求紧密结合起来的问题,而中国现在大学没有向这方面走,这个问题不解决你就是把大学生数量砍成一百万人也解决不了。

  MOOC掀教育革命 高等教育大众化面临政策拐点

  陈勤:我拜读了汤敏先生的《慕课革命》,我倒觉得技术精英特别是互联网可能会给学校给学生给中国教育带来一些新的选择,也许新的选择会产生变化。首先请您介绍一下MOOC是怎么回事。

  汤敏:MOOC,大规模公开在线课,实际用互联网的方式把优秀课程与大家分享。其实互联网教育早就有了,四五年前都看过网易公开课,为什么那个不叫MOOC,这个叫MOOC?实际从简单的把老师的课程拍下来放到网上,像刚开始非常兴奋,但看着看着就看不下去了,太闷,太长。

新的MOOC是什么?等于把很多网络游戏的东西,糅进教育里面,重新组成了远程教育2.0。它的特点是所有的课变成知识点,不要那么长了,不是45分钟、50分钟一堂课,缩短为5—10分钟一堂课。第二,随堂考试,上完5分钟课后马上考试,给你十个题目回答,而且要百分之百答对后才能进入下一个环节,跟游戏攻关一样,打死妖魔鬼怪才能升一级。MOOC的好处是,每个概念都学得扎扎实实,一步一步往前走。它有很多很有趣的东西,使教育课程完全跟过去不一样了,所以称之为MOOC。

  MOOC之所以能使教育产生革命,第一个使教育的劳动生产率大大提高,第二使优质的教育资源能够大量分享,第三使教育领域迅速拓宽。在这场革命下,刚才担忧的那些大学扩招以后学生学不到东西、找不到工作、浪费了钱等等问题都可能迎刃而解,这个我认为是核心。

  只要通上互联网,在哪儿都可以学习讨论,为什么学校教育一定要呆在一个学校,为什么不能在这个过程到处游学、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现在国内已经有这样的学校了。有人预测,50年后,美国目前的四千多所大学可能还剩一半,最极端认为实体大学只剩十间了,那时候我可以到处学习了,不一定要在你的大学,不再需要交几万元的学费,我们有各种各样的学习方式,MOOC带来的变化真是不可限量、不可估量

                                                 

                                                      《慕课革命》封面

  陈勤:最后一个问题,MOOC都被认为是一场革命,是不是给中国高等教育大众化带来新的拐点,如果是的话会是什么样的?

  汤敏:MOOC不但是一个拐点,而且是飞跃的,这个拐点已经开始。这一定不能只靠教育界的人,需要企业、社会和学校结合起来做,这样才能真正发挥起来。大学可以保守,但这个冲击是挡不住的,现在如何让更多的企业、更多的投资者进入教育领域,目前格外重要。

  另外一个拐点就是政策拐点。如果我国能率先承认高质量的MOOC课,可以给予学分,这会有一个巨大的飞跃,这样三本四本的学生就可以直接学北大的课清华的课,这场教育革命就能使拐点拐的更快,飞跃点飞的更高。


       





上一篇: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尤努斯先生担任论坛国际学术顾问

下一篇:郑也夫:MOOC将与学徒制合力打破年级制

合作伙伴

毒霸网址大全| 搜狗网址导航| 2345影视| hao123| 搜狗搜索| 友情链接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