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码:
论坛新闻
论坛新闻
您的位置所在:首页 > 论坛新闻

高等教育大众化:MOOC会是继扩招后的又一个拐点吗
发布时间:2015-01-21 21:39

    1月19日下午,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与搜狐教育联合举办了首次“教育跨界尖峰对话”,对话的主题是“高等教育大众化在中国的两个拐点”

       他们,一个是曾在1998年向国务院提交报告建议高校扩招并被采纳的经济学家,一个是曾著书《吾国教育病理》,痛揭中国教育疮疤的社会学家,一个是投身在线教育,欲创新教育方式的前新东方执行总裁。

 汤敏、郑也夫和陈向东,这三位不同领域的意见领袖,在2015年1月19日一同现身搜狐媒体大厦,作为搜狐教育、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联合举办的掷地有声名家沙龙特别版的特约嘉宾,跨界尖峰对话“高等教育大众化在中国的两个拐点”。


        

       对话嘉宾: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北京大学教授郑也夫、国务院参事汤敏、著名策划人陈勤。(从左至右)


 

       激辩扩招功与过:教育是否可以作为经济增长的推手?
 

  上世纪末,随着国家干预下的高校扩招的展开,高中升学率持续上升,高等教育的规模不断扩大。从1999年到2014年,上大学的人数增加了七倍,却也遭受到社会对于高等教育质量、大学生就业困境等问题的质疑。

  对于扩招给中国高等教育带来的影响,汤敏作为最初的进言者,回顾了当年提出建议的原因,1998年适逢亚洲金融危机,考虑到中国民众对教育的需求日益增大,汤敏提出:“从教育角度和经济角度考虑,大学扩招以后国家的投入就会增加,国家投入如果不够的话,可以向老百姓收一部分学费。对困难家庭提供全世界普遍实行的助学贷款模式,让大学扩招。”

  回顾当初发起的建议,汤敏坦言:“一下子扩张七倍确实存在这些问题,但是我认为从总体上来说这个扩招还是利大于弊,之所以现在存在一些问题需要通过改革的方式来解决,并不是扩招扩错了,而是我们的改革没有跟上,而现在正好处于一个新的时期,一些新的技术有可能解决我们现在存在的教育质量不高、就业难的问题,包括助学贷款还可以解决贫困学生学费的问题。”

  而一向敢言的郑也夫却秉持不一样的观点,“不是扩招存在着问题,而是扩招本身错了,大错特错。”郑也夫说。事实上,他在1998年之前曾经发表文章支持并建议过扩招,他说:“当时我为什么支持扩招?我的逻辑很简单,我说这么多电大、夜大办的很不像样甚至说办得有点垃圾,与其让有强烈学习欲望的学生去上电大还不如进行扩招。”但他话锋一转,说道:“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支持扩招的立场,现在反省自己感觉真的错了,我很快明白过来但追悔莫及。”

  郑也夫认为:“扩招实际上是一个最大的‘阴谋’,并且它是一个最大的合谋。把教育的增长作为经济增长的推手很荒诞。”“我们的大学扩招了七倍,而扩招七倍的结果是高校毕业生就业极其严峻。一些高校因为扩招教学质量急剧下滑,培养的人绝对不如过去,这绝不是说呼吁教师们提高敬业态度就能将三本二本乃至一本的教育水平提高的。”郑也夫说。

  作为文革后第一届大学生,汤敏表示1977年全国大学生总数只有28万,很多人想上学却没有名额,在他看来,扩招让更多想学习、愿意到大学里生活的学生得到了机会,因此他认为:“武断地说扩招就不对,扩招都招进来了,不扩招就是对的,这个更危险,因为剥夺了大多数人想上学的机会想学习的机会。高等教育需要思考怎么样跟社会的发展、社会的需求紧密结合起来的问题,而我们现在整个大学没有向这方面走。”

  对于高等教育发展方向,陈向东的观点是:“顶层设计非常重要,我看到很多积极的变化,第一个变化教育部允许大学生中间先停学去创业,这是从人性出发寻求一种追求,第二是国务院通过民办教育一些培训的可以盈利,这些都是积极信号。但这些信号还不够,上大学是很多人心中根深蒂固的观念,但如果有很多榜样人物他们不是大学毕业,也很有社会尊严社会认可的时候,那些陈旧的观念可能就会变化,无利不起早,如果让每个民众起早学习或者起早修汽车或者起早学一门手艺,市场当中起到更大的配置作用。”

  郑也夫非常赞同陈向东的观点,他表示:“如果学校能执行教育部的指令,允许学生中途退学去打工再回来,这样有一个非常大的好处,现在很多学生要考学校是为家长考的,不考这个以后到社会混不了。这样的机制,让家长更能接受子女多元的选择,当他们树立起没有学历可以成功的样板,对学历迷信解构,这个事情太伟大了。”
 

  MOOC和师徒导师制结合将打破年级制、班主任制
 

  此次沙龙,汤敏还带来了他的新书《慕课革命:互联网如何变革教育》,结合书中的论述,汤敏跟参加沙龙的网友们分享了他对MOOC的认识和预期。

  汤敏表示:“MOOC之所以能使教育产生革命,第一个使教育的劳动生产率大大提高,第二使优质的教育资源能够大量分享,第三使教育领域迅速拓宽。在这场革命下,刚才担忧的那些大学扩招以后学生学不到东西、找不到工作、浪费了钱等等问题都可能迎刃而解,我认为这是核心。”

  在汤敏看来,MOOC革命将是高等教育大众化继扩招之后的第二个拐点,而且“这个拐点已经开始。但要促成这样的变革,不仅需要教育界、要企业、社会和学校联合起来,这样的冲击下,即便大学依旧保守,也还是难挡MOOC带来的巨大影响。如果国家层面能够率先承认高质量的MOOC课,可以给予学分,将会有一个巨大的飞跃,这场教育革命就能使拐点拐的更快,飞跃点飞的更高。”

  郑也夫赞同汤敏“MOOC是一场革命”的说法。但他认为:“学校教育很伟大,但是学校教育的弊病到今天来看不是说办校办的好不好而是学校教育办得再好也有它的短效,比如按年级制极其刻板,比如师生该相遇的人相遇不了。在MOOC的冲击之下说学校教育会崩盘不太可能,但是将有极大的变化。”同时他还展望了MOOC的未来,他认为MOOC的出现加速了教育改革的进程,“应该打破现有的班主任制,化解年级制,并将师徒导师制和MOOC结合,二者合力将化解年级制。导师对学生长远负责,甚至可以指点学生该发展方向,通过MOOC盘活选修课,前途不可想象。”他说。

  从教育行业领军集团新东方卸任、转战在线教育的陈向东结合自身的体会评价道:“MOOC确实是一场革命,它的革命意义在于在树立一个每个人都可以给予时间去分享的标杆和榜样。任何一次技术的爆发都伴随着个体意识的觉醒,都伴随着个体力量的强大。这是技术给我们这个社会带来的文明和提升,也是技术带来个人价值的提升和进步。”

  但同时他也客观地评价:“MOOC本身使得最优质的资源最优质的课程能够让千家万户都接触到,但是永远解决不了一点的是个体面对再优秀的东西他的反应和理解情感认知是不一样的,这个时候人和人的接触本身,特别榜样导师制的接触本身都变得无比重要。不管任何时候MOOC再发展技术再发展,或许最后学校教育可能终结,但是教育永远存在,人和人的情感沟通永远存在。”

  对于“MOOC是高等教育大众化第二个拐点”一说,陈向东表示:“‘MOOC’要说完全拐点还稍微早一点,一个新的技术真正对整个行业产生影响的话一般需要十年,MOOC在国外两三年,所以真正产生冲击的时候可能还得在七八年、六七年之后。我们知道庞大的学校运作机器对既得利益者的保护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可能一个促发点到了几年之后会形成拐点。”

 




 

上一篇:论坛与搜狐教育联合举办“教育跨界尖峰对话”

下一篇: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尤努斯先生担任论坛国际学术顾问

合作伙伴

毒霸网址大全| 搜狗网址导航| 2345影视| hao123| 搜狗搜索| 友情链接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