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码:
论坛新闻
论坛新闻
您的位置所在:首页 > 论坛新闻

陈向东:MOOC真正产生冲击还得在七八年以后
发布时间:2015-01-21 21:49

     1月19日下午,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与搜狐教育联合举办了首次“教育跨界尖峰对话”,对话的主题是“高等教育大众化在中国的两个拐点”
     跟谁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前新东方执行总裁陈向东在此间表示,MOOC确实是一场教育革命,但无论技术如何发展,人和人之间的连接永远存在,“教育到最后学校教育可能终结,但是教育永远存在,人和人的情感沟通永远存在。”

                              

      

      扩招扼杀了整个中国的私立高等教育的进步
 

  陈勤:您如何定义高等教育大众化,定义高等教育大众化在中国,在这个问题上大家能否形成共识?

  陈向东:不仅是国内的高等教育,包括国外的高等教育也在向着中国民众开放,所以我想毫无疑问,今天想上大学的梦想更容易实现了,所以我想肯定是现在进入到高等教育大众化的时代,我非常赞成汤敏老师的说法。

  陈勤:您对高等教育大众化扩招以后存在的问题怎么看?

  陈向东:儒家和道家文化对人的一种基本价值判断是“学而优则仕”,毫无疑问如果能够读到好的学校最后能够从政你就很体面,所以很多人挤到这个路径上来。我出生于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小时候父母对我最基本的教育就是一定要上大学。我问他们为什么上大学?他们说上大学将来可以从政当官有地位。后来发现不是那么回事,我也没有当官从政,但是在那样的环境当中我接受了这种深刻的教育。我有三个基本的观点:

  第一,扩招从经济学家的说法上是没错的,但可能过于激进的扩招和对于偏远穷困山村孩子的扩招数量的配比等等方面,我觉得还不够。扩招到今天的结果是,来自农村的孩子上大学的比例越来越低了,可能这是我作为农村出来的孩子在反思这方面问题时有这样一种苦恼。

  第二,我有很多亲戚还在农村,那些农村的朋友们说孩子不愿意再上大学了。为什么?上了大学也找不着工作,上一个技校学个修车什么。能不能修车?当然好。一技之长,很好啊。如果二三十年前问我修车好不好?我肯定说不好啊。人们的认知也需要时间,这是一个社会教育。

  第三,中国大学扩招现在看来其实造成一个最大的问题,它扼杀或者阻碍了整个中国的私立教育或者私立大学的进步。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大学教育做得特别好,私立大学必然起到重要的分量,但是在我国因为扩招,把夜校干掉把电大干掉,都让师出正门,恰恰把可能性的探索空间取消了。

  扩招本身没大错,今天看的话能不能把更多的指标开放给农村的山区。还有,国家仍然没有做好的是私立大学私立教育,怎么让更多愿意来做慈善、愿意来关注教育的人,让他们的身心都能够在这里面真正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90后的创业欲望远远超过我们那个年代
 

  陈勤:扩招以后高校包括学生面临很多问题,这是一个客观现实,至于造成问题的原因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陈向东:顶层设计非常重要,我也看到很多积极的变化,第一个变化,教育部允许大学生先停学去创业,到最后想去拿文凭的时候再拿文凭,这本身也是从人性出发的一种追求。其实在国外已经是常态,中国做出这种变化,某种程度上算比较积极的信号。第二,国务院允许民办教育一些培训可以盈利,以前很多中国教育机构公司在美国上市,国家规定是非盈利机构,现在变成允许可以盈利,你登记的时候说你只要缴纳相关税收,这些是积极信号。

  这些信号还不够,怎么从顶层设计去设计它很重要。构建中国有社会主义特色的市场经济的道路上如何能够继续改革,如何能够让市场在资源配置当中起到最大作用。目前我们还是有进步的,还可以更好一点。

  我真正创业之后发现几个现象。第一个现象,今天的这些90后内心强烈的创业欲望远远超过我们那个年代,现在BAT里面干个两三年出来创业的多了去了,有人说要创业,在百度或者阿里门前举个牌子说我要做什么公司、招聘什么人、共同梦想创业吧,一下子二三十人两三天可以招募到了,这在以前不可想象,这是一个积极信号;第二,现在O2O的创业当中还是需要很多落地做事的人;第三,我们创业找场地发现现在很难找,排队排半年。很多人不一定是大学本科毕业,有的就是几个中专毕业的人就创业了,我要自己做点事改变世界。顶层设计加上主流媒体引导人们来尊重自我、实现自我的价值,从自我本身出发能够让你自己对社会有所变化、有所影响、有所改变,这就够了。
 

  MOOC确是伟大革命学校教育可能终结
 

  陈勤:请简单谈一谈MOOC的情况。

  陈向东:MOOC确实是一场非常伟大的革命,树立了一个标杆,做一个人本身如何更好地分享。我记得2005年我到哈佛商学院去读总裁班的时候,我们讨论一些案例,有一些像访谈杰克韦尔奇或者访谈比尔盖茨的视频拿过来一看,总裁班以前是两个月以后变成一年,一多半的时间是线下在家通过线上学习,把大量案例视频全部开放给你,到了校园再集合。哈佛商学院把好的东西分享出去,每个人都能接触到那个信息,人间多美好。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每个人的生命是非常有限的,但是每个人对世界的影响如果利用好是无限的,MOOC让这种无限便成了可能。以前北大老师讲得非常好,但就北大的学生能听到,今天通过搜狐都能看到。人最大的慈善是奉献你的时间,更多人投入到这样一场革命的时候,应该是非常酷炫的事情,更多通用有趣的东西可以让最优秀的名师通过讲解讲得很生动,通过匹配让学员跟他匹配起来,这是非常伟大的。

  第三,我今天创业的项目叫跟谁学,某种意义上受到MOOC的启发。MOOC革命规模再大,人和人之间本身的交流对话和学习情感是永远替代不了的,能不能有一个平台能够让所有有知识、技能、才华的人都能够到上面分享成为老师,而让所有需要知识、技能、才华的人都能够在平台上找到他们学习的榜样。我想总是要有这个平台。

  我们的梦想是,你想学任何东西只要打开应用上这个平台都能找着,比如我想学红烧肉,我想学皮雕,我想学钢管舞,我想学当技工,我想学如何写报告,我想学郑也夫老师如何做偏执的人,如果有可能的话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我们去年9月份上线之后也就两个月的时间,就有两万多个老师入驻,现在三万多老师入驻,远远超乎我的想象。9月21号下午我邀请了200位老师去开座谈分享会,最后结束之后所有老师围着我们说这是太伟大了,我们就要进来。今天有很多个体老师,让他们开发一套系统一套营销工具一套管理工具该有多难,但是如果跟谁学能够开发出系统平台帮他们营销帮他们留下痕迹帮他们打造品牌帮他们留下口碑的时候,这个平台可以让一两百万人用。

  Uber(美国用车应用)之所以伟大是因为它把分享经济做到极致,比如,现在随随便便一个地下车库停了N多车,这些车实际是闲置的,但又有很多人要继续买车。如果能把这些拥有车的人他的车闲置时间的利用权转给需要的人匹配,把整个效率提升多少,把我们居住的环境环保做得多好,Uber几年时间估值几百亿美金,最重要的是这样一个力量。
 

  MOOC真正产生冲击还得在七八年以后
 

  MOOC是一个标杆,对每个社会个体的影响,我看到北大教授兴奋地说我在MOOC开课了,问题是以前我的东西没人知道,现在知道人多了。我们做一个流浪儿童的活动,就给我们的老师说谁愿意来?马上很多老师说我们这儿有十个名额我们免费去,后来发现很多人想做慈善,但是不知道怎么去,没有一个很好的认知平台。MOOC确实是一场革命,它的革命意义在于在树立一个每个人都可以给予时间去分享的标杆和榜样。

  今天讨论的话题很有意义,毫无疑问高等教育大众化在中国确实第一个拐点就是大学扩招,大学扩招使得比例扩大七倍,很多人能够接触到大学教育,接触的人多了我们认为是大众化。

  MOOC本身真正做得好的话让更多的人想去学习MOOC的课程,想学习大学的课程,不走进大学仍然可以学习这些课程。如果说未来的教育部对MOOC学分完全是接受的,就业时公司在录用人员也是完全接受的,最后也有很多的成功榜样故事的时候,我相信这个MOOC的改变就是完全彻底的。

  MOOC本身使得最优质的资源最优质的课程能够让千家万户都接触到,但是永远解决不了一点的是个体面对再优秀的东西他的反应和理解情感认知是不一样的,这个时候人和人的接触本身,特别榜样导师制的接触本身都变得无比重要。后来我就想,不管任何时候MOOC再发展技术再发展,人和人之间的连接永远存在,我想教育到最后学校教育可能终结,但是教育永远存在,人和人的情感沟通永远存在。

  今天我们会说每个人的时间都是固定的,但是每个人利用先进生产力来带动自己生产效率的提升,而提升自己对社会影响的可能性这是无限的。我们希望更多的人利用更好的技术使得有更好的平台和工具能够让个人利用,我经常讲一句话,任何一次技术的爆发都伴随着个体意识的觉醒,都伴随着个体力量的强大。这是技术给我们这个社会带来的文明和提升,也是技术带来个人价值的提升和进步。

  陈勤:最后一个问题,MOOC三位都认为是一场革命,是不是给中国高等教育大众化带来新的拐点,如果是的话会是什么样的?

  陈向东:要说完全拐点还稍微早一点,一个新的技术真正对整个行业产生影响的话一般需要十年,MOOC在国外两三年,所以真正产生冲击的时候可能还得在七八年、六七年之后。我们知道庞大的学校运作机器对既得利益者的保护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可能一个促发点到了几年之后会形成拐点。

 

上一篇:郑也夫:MOOC将与学徒制合力打破年级制

下一篇:奈斯比特接受国际顾问的聘书

合作伙伴

毒霸网址大全| 搜狗网址导航| 2345影视| hao123| 搜狗搜索| 友情链接添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