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密码:
论坛新闻
论坛新闻
您的位置所在:首页 > 论坛新闻

第七期教育跨界尖峰对话 艺术教育的颜色
发布时间:2015-11-27 17:04

内容简介

     90多年前,蔡元培先生提出了“以美育代宗教”的宏愿,阐述了文学艺术对于陶冶情操,欣赏美、创造美的能力作用。 物艺相通,科学和艺术、物质和精神是互相融通、互相为用的,在中外大师的身上我们也看到了诸多物艺皆佳的例子。

     本期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联合搜狐教育 邀请北京十一学校校长李希贵,著名小提琴演奏家、为艺教育顾问陈曦,中央美院副教授、教育部高师课程改革核心专家马菁汝跨界尖峰对谈艺术教育的本源,特邀主持人为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秘书长、《财经》杂志主笔马国川

     

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北京十一学校校长李希贵先生在沙龙现场。

马国川(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秘书长、《财经》杂志主笔):李校长,我知道您是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开始接受教育,那个时代有没有艺术教育,就是说您受艺术教育的启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李希贵(北京十一中学校长):按我们那个时代的艺术教育在学校里不被重视,音乐课、美术课开的也不是这么完整,甚至没有专业的老师,而且那个时候我们对艺术也没有太多的概念,或者理解的比较宽泛。尽管那时候学校没有相对比较完整的课程,但不能忽略艺术对孩子成长的积极影响。








 

 


马国川(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秘书长、《财经》杂志主笔):据我了解当时艺术老师是非常缺乏的,甚至农村没有专业的音乐、美术老师,没有很完整的专业的艺术教育。


李希贵(北京十一学校校长):对,其实很多专业的艺术人才有时候不是靠学校教育培养出来的,他们有艺术天性和基因,而教育只是起到辅助的作用,帮助这样的孩子发现他的艺术潜能。所以艺术类的课程最大的作用在于帮助唤醒孩子的艺术潜质。


从脑科学的角度来说,音乐和美术对一个人的大脑的影响是很大的,一到三岁,甚至零到三岁,你能不能听到多样的声音,就决定了你的神经元能不能被打通多少。教育上有一句话是"钢琴曲是思维的体操"。所以好多年轻的妈妈,我都告诉她,让孩子多听各种钢琴曲,紧凑的、舒缓的各种钢琴曲,从怀孕就开始听,一直叫孩子听到三岁,这个时候,孩子好多神经元就会被打通。再就是看更多的颜色,尝各种味道,打通声音和视觉的神经元


我们一般人90%以上的神经元是坏死的,没有被打通,小的时候接触的东西太单一,没有被开发。从这个意义上说,艺术本身不仅仅是艺术修养,它对人的思维开发都起着重要的作用。


教育对个人的专业成长到底起到多大作用这个值得探讨,但是对一般的孩子来说,我们追求的不是让他要成为一个艺术专业人才,而是从更高的层面健全他的人格,提高他的艺术修养。艺术教育弥补了其他学科没法儿解决的问题,特别是对人的艺术修养、情感、情趣的培养,这些在数学课、物理课等无法实现或者实现困难的。


 

马国川(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秘书长、《财经》杂志主笔):您作为一个小提琴演奏艺术家,是怎么一个成长的过程?


陈曦(著名小提琴演奏家、为艺教育顾问):孩子很多时候会完成父母的心愿,我就是这样一个典型。我父亲也是从事艺术相关,但当时赶上文革,他学艺术的过程也比较艰难,所以在有了我之后,他特别希望我能子承父业,或者说去完成他还没完成的事业。


于是在没有生我之前,他就已经想好让我拉小提琴了。听母亲说刚生完我被从产房抱出来的时候,父亲第一件事不是看我脸长什么样子,是先从包裹里拆开看手长不长。我从小就被父亲引导听音乐,甚至从胎教就开始听音乐,往这方面去发展。但我就在美术上缺失,从小到现在都不会画圆,画画就更不用提了。


蒙曼

著名小提琴演奏家、为艺教育顾问陈曦在沙龙现场。

 



马国川(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秘书长、《财经》杂志主笔):很多艺术大师的父母对他的艺术教育会比较严格,你的父母在这方面也对你要求比较严格吗?


陈曦(著名小提琴演奏家、为艺教育顾问):是比较严格。因为音乐尤其是演奏艺术可能跟美术等不一样的是对童子功要求特别重要,这可能也是很多父母着急的原因。在一定的时间之内,如果你在十岁或者是在八岁之前,不具备掌握一些特别有用的技巧的话,那你以后是没有办法发展下去的。所以为什么音乐或者演奏艺术会比其它更严格,因为它等不了,不可能等你明白事之后再开始练这些东西。


 

马国川(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秘书长、《财经》杂志主笔):马老师,您那个时代是怎样接受艺术教育的?


马菁汝(中央美院副教授、教育部高师课程改革核心专家):从我个人的经历我能够深深地感受到老师的鼓励特别重要。我上初中时临摹过一幅画,临摹完之后,老师说你这画临的非常好,以后可以出去做画展了。当然我觉得突然间自己找到了绘画方面的才能,好像之前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但老师一句鼓励肯定的话,马上就会让自己产生了无限的联想,也朝着这方面努力。自此我非常喜欢美术,也是班上的美术课代表,高中也读了艺术高中。


魏超

中央美院副教授、教育部高师课程改革核心专家马菁汝在沙龙现场。

 



我们那个时代的艺术教育是比较缺失的,而且不专业。我一个同学是学医学的,但他对艺术或者艺术大师完全不了解。前段时间我也做了一个调研,发现现在百分之七八十的人对艺术或者艺术大师的概念很陌生。比如让他们说出几个大师的名字,可能只能说到达芬奇、齐白石这样的,再往下说就不知道了。虽然我们很多人不少艺术专业的不需要太多相关知识,但艺术综合素养的教育也是非常不够的。


 

马国川(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秘书长、《财经》杂志主笔):有很多家长让孩子走艺术的道路可能更多是为了圆自己当初的梦想,李校长您怎么看现在的艺术教育市场?


李希贵(北京十一学校校长):因为定位存在误区,我们家庭的艺术教育很多都是失败的,很多家长把孩子定位为培养未来的艺术家,但后面发现艺术家的路走不通然后就放弃,甚至由于一直专注艺术的培养而荒废了文化课学习,这样就造成了失败。其实这里面最重要的是对孩子的定位有问题。


可能家长也很无奈,现在的升学现实可能对他们造成了很多迷盲。但从教学本身来说,我们还是会顺应孩子的天性,帮助孩子去发现他自己。当没有发现的时候,也不要操之过急和急于求成,真正培养艺术家必须建立在天分的基础上。我们经常提起爱迪生的那句话:天才是99%的汗水加1%的灵感,但爱迪生接着又说了,这1%的灵感比99%的汗水还要重要。我们有时候经常忘了后半句,但是对大部分孩子来说,通过艺术教育的培养,有一种能够发现美、欣赏美的眼光去陶冶自己就够了。而真正去创造美,我觉得也不要太局限在艺术家身上,在生活和在工作之中,美不仅仅就是音乐和美术,我们可能用不同的形式在创造美。


 

马国川(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秘书长、《财经》杂志主笔):陈老师你在艺术道路上,有没有感觉到家庭的压迫感或者有过逆反心理?


陈曦(著名小提琴演奏家、为艺教育顾问):从来没有过。可能我比较另类,也喜欢音乐。我觉得一个环境特别重要。现在的孩子跟以前可能不大一样。我和郎朗都是在沈阳一起长大的,当时不是在我家就是在郎朗家,我们几个小孩拉琴、弹钢琴、玩儿,父母和家长也在讨论音乐,我觉得这种氛围特别重要。家长要给自己的孩子创造出一个有音乐氛围、有艺术氛围、或者有美术氛围的环境,这个特别重要的。


小时候,我一直以郎朗为榜样。假如朗朗跟我说他今儿练了八个小时的琴,而我练了六个小时,我就会觉得我还不够也会去追赶,不会说自己练时间足够了,或者抱怨练得太久很累很苦。我们那时是良性的比较,而不是现在很多家长和孩子间的攀比。


掷地有声沙龙

掷地有声沙龙现场嘉宾(左起):著名小提琴演奏家、为艺教育顾问陈曦,中央美院副教授马菁汝,北京十一学校校长李希贵,特邀主持《财经》杂志主笔马国川。

 


 

马国川(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秘书长、《财经》杂志主笔):您觉得艺术给我们带来了什么或者怎么看待艺术对生活的影响?


马菁汝(中央美院副教授、教育部高师课程改革核心专家):音乐、美术等实际上是可以带给人自信的,甚至可以疗伤。我研究的美国美术教育家罗恩菲德他就有这么一个经典的案例,有一个12岁的盲人小女孩,她一开始有自闭症,罗恩菲德就教她泥塑,用这种艺术形式打开她的心扉,然后一点一点和她交流,最后她给自己做了一个自塑像,从以前的自己中然后脱离出来、独立起来。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音乐也好,美术也好,都是会有增加自信心,调节你的素质,增强自信心,为什么很多学美术的人好象每天都很自在,实际上就是很多画家把情绪宣泄到画上,创作也是一次宣泄的过程。


我曾经给很多的学生说,我们很幸运选了这个专业,你永远是跟美打交道。不管我在教艺术史还是教绘画的时候,我觉得大家永远是在用颜色、用笔来创造美。我觉得艺术真的应该是融入到每个人的生活里,生命里。


 

马国川(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秘书长、《财经》杂志主笔):我记得叶圣陶先生说过教育应该是农业不是工业,不能以固定的模式和流程批量生产出来。而且现在的很多家长都喜欢抢跑,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李希贵(北京十一学校校长):什么时间干什么事,什么年龄段去做什么,这是有规律的。在不适当的年龄段却过早地做了某些事,这会严重伤害他的胃口。儿童是天生的艺术家,他们的创作力和想象力本来是有的,结果,我们过早的把它转到了技巧,就会伤害他。怎么循着这条规律,循着孩子的思维能力和欣赏能力这条线给孩子配置适当的资源和教育,这是我们需要好好研究的。


我曾经在小学五年级做了一个调查,即一个语文课本上的30篇文章学生最喜欢和最不喜欢的是哪篇。我发现很多名家的范文被排在后面。像朱自清的《春》、《匆匆》,五年级的小学生把它排到了后面。我们不得不承认朱自清的散文是很美的,但是为什么一个五年级的学生不喜欢?因为他还没到喜欢的年龄。可能到了初中,他才会喜欢和欣赏散文。我想艺术也是这样,如果你让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学工笔画,这是对他严重的伤害。这不是教育,是迫害。


 
 

马国川(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秘书长、《财经》杂志主笔):您认为西方的艺术教育和国内有什么不同?


陈曦(著名小提琴演奏家、为艺教育顾问):我觉得他们有一点跟我们不一样,就是他们接受艺术教育比我们要早很多,他们很多人在没出生之前就接触艺术教育了。而他们接受艺术教育最早的地方在教堂。在宗教方面上几乎十个欧美人中有九个都会进教堂。我在美国时候经常去教堂,虽然我不是非常虔诚,但教堂里面的壁画、建筑、播放的音乐、人们唱的赞美诗等等都让人震撼,或许教堂是最早也是最好的接触艺术的地方。


在教堂唱歌的人们,都带着一种非常神圣的感觉去唱,而且每个人去教堂也是非常非常正式。对于一个外国人来说,他从小就在这个氛围当中长大的,从小也就有了对音乐和艺术的意识。而且很多时候,我们的音乐家、美术家都是以宗教题材来创作的,宗教会给人很多的启发。据我所知在国外音乐和美术是每个人必须要学的。


我在耶鲁上研究生的时候,有个跟我一样都是拉小提琴的一个同学。我问他大学在那儿上的,来自哪个音乐学院。他说自己是普林斯顿大学的,学的专业是化学。毕业之后他一学期拿了64个学分,而我们的要求是一学期拿16个学分。他的主修是小提琴,但他什么都学,包括希腊语、希伯莱语,他的兼职又是给别人弹钢琴伴奏。当毕业找工作的时候,他说自己被哈佛的护士学院给录取了。


还有另外一个我的同学也是拉小提琴的,算是我的一个师妹。她是韩国人,毕业之后去了滨州大学的医学院牙医,她现在已经拿到牙医执照了。所以说在西方来讲,他们的教育完全是全面的教育,而且想学什么他随时可以换。


 

马国川(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秘书长、《财经》杂志主笔):当下很多家长热衷于让孩子接受艺术教育,但很多时候家长的选择可能不适合孩子,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马菁汝(中央美院副教授、教育部高师课程改革核心专家):很多人认为中国的艺术教育过热,但我认为还不够热。艺术教育应该是更多的让大众去学习,而不要仅限于自己的孩子。家长学习艺术之后会对艺术和自己的孩子有理性的认识。每个孩子是不一样的,有些让孩子学习艺术是为了让他成为艺术家,而有时只是为了提高他的艺术修养。


其实我认为后者更重要。就全民而言提高自己的艺术素养更重要,也是我们应该倡导的。我们的成年人,应该拿出点时间来去感受一下美术,提高一下欣赏能力。我曾做过一个问卷调查,百分之八九十的成年人其实对美术欣赏和鉴赏是有需求的。还有与生活有关的实用设计,其实很多时候美术还是能用得上的。


而且我觉得环境特别重要,家长其实应该自己先要去提高修养,给孩子创造一种艺术环境。艺术世家毕竟是少数,大部分的家庭还没有太多艺术的氛围。很多的家长都会给孩子们报各种各样的艺术教育班,但也不知道哪个班适合孩子,这个时候问题就出来了。在成年人这部分人群中其实美术教育是非常缺失的。而他盲目地给孩子报班,实际上对孩子的艺术教育不利。


 

马国川(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秘书长、《财经》杂志主笔):有人说十一学校开设的选修课程太多,学生可能不知道什么适合自己或不知道如何选择,您认为呢?


李希贵(北京十一学校校长):从我们学校来讲,我们对艺术课是有区分的。对于在专业方面有潜质、有特长的孩子,我们为他们提供机会,舞蹈、音乐,美术、视觉艺术等等,我们有非常专业的训练。另一方面,我们更加重视对一般孩子的综合艺术教育。比如把音乐和美术结合,把舞蹈和音乐结合,把多媒体和音乐结合,就产生了像音乐剧舞蹈、动漫、电子音乐等形式,通过艺术的综合,让学生接触不同的艺术门类,激发他不同的情感,提高他的艺术修养。


另外我们为不同发展方向的孩子留有余地,让他们慢慢找到自己。当然了,他们之间是可以转换的,走着走着发现他确实在这一方面有爱好、有兴趣、有特长,那么就继续教下去。但是最发现自己走不通,那可以回到另一个艺术门类。这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一件事。


我们对小学生放得比较开,初中我们会让学生兼顾视觉艺术和听觉艺术,比如六个学期必须至少有一个学期选不同的科目,不能总是选音乐或者美术,艺术的营养需要平衡。再者学生可能有某天方面的天赋或者潜能,但由于没有选修课程或者被忽略埋没了,这样就得不偿失了,这样的艺术平衡也是我们的教育的策略之一。但到高中后,我们就允许学生自主选择了,学生可以侧重视美术,可以侧重舞蹈,可以侧重的是音乐。


教育必须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选择是在选择的过程中学会选择的。当我们永远不给学生选择机会的时候,学生永远不会具备这种能力。任何人都无一例外,刚开始让你选择的时候也会是茫然的,他一定会追问自己,我为什么要这样选择,我有什么需要,我的未来要到哪里去,这个过程谁都不能代替他,他没有这样一个迷茫期就永远到不了成熟期。过去我们把这一段给擦掉了,我们的家长把它没收了,后来发现孩子长不大。所以今天我们一定要把选择权交给学生。当然了,我们也会有好多方法策略和流程使他尽量缩短这个周期,尽快地走上正道。


 

马国川(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秘书长、《财经》杂志主笔):陈老师,不管是家庭环境还是朋友间的圈子也好,氛围确实很重要。但很多家长让孩子接受艺术教育时也出现了很多问题,您怎么看待?


陈曦(著名小提琴演奏家、为艺教育顾问):首先我觉得现在的家长给孩子选的东西有点太多。现在的小孩甚至比领导人还忙,早上起来学完英语就开始学钢琴、学美术、学小提琴等艺术门类。家长应该理性的选择几个或者一两个就够了。


其次在学习音乐的时候,最重要的是方法要正确。社会上很多的培训机构,说是培养兴趣爱好,但很多没有标准。有次我陪一个朋友去商场的琴行试课,那儿的钢琴老师说你随便弹就行,弹错弹错都无所谓。但我看来这背离了艺术教育的底线,虽然听完孩子可能很快乐,但这种快乐建立在欺骗之上,而且老师可能教的弹奏方法是错误的,这是需要注意的。


 如果自己是非音乐家庭,家长如何给孩子创造好的音乐条件?我觉得有一点非常重要,看音乐会。现在全国尤其是北京,音乐会非常多,画展也不少,不像我们那个年代,一年能看几场音乐会不得了了,而且门票也非常贵,现在已经好了很多了。现场听音乐会是一个很好的熏陶。这是听唱片、网上欣赏等无法实现的。


马国川(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秘书长、《财经》杂志主笔):我们这期的话题是艺术教育的颜色。您怎么理解这个"颜色"?


陈曦(著名小提琴演奏家、为艺教育顾问):我的想法就是水的颜色,因为教育在不同的环境是不一样的。水是透明色的也是纯净的,当然也是受环境影响的。


 

马国川(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秘书长、《财经》杂志主笔):提高孩子的艺术修养没错,但很多学校的考核艺术特别是艺考还是会与成绩挂钩,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马菁汝(中央美院副教授、教育部高师课程改革核心专家):我们的美术过去有段时间更多地注重技术,凡是能够成为大艺术家的人,各方面素质也都很高,包括文学修养、哲学修养等。而我们现在很多是因为孩子文化课学不好了才让他学艺术,我觉得这种做法是错误的。功利性的应试环境之下,这种情况不少,但我觉得搞艺术的都应该以追求美为前提,追求一种理想的境界,而不是为了达到什么目的。


我们的家长也不能太急功近利。,很多人认为只要学画画就一定要学素描,其实是错误的。不少家长问我孩子五六岁要不要学素描?我的回答是千万不要学素描。素描是训练细微观察、严谨理解的立体思维,而一个五岁的孩子从涂鸦期步入到图画期的时候怎么会有立体的概念,当然也没有严谨的概念,这个时候学素描恰恰会扼杀他对美术的兴趣。


马国川(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秘书长、《财经》杂志主笔):我们这期的话题是艺术教育的颜色。您怎么理解这个"颜色"?


马菁汝(中央美院副教授、教育部高师课程改革核心专家):我觉得艺术教育的颜色是绿色的,它代表一种希望和无限的可能,还有对教育的热情。我也希望能通过媒体和互联网,为教育,为艺术教育做更多的事情。


 

马国川(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秘书长、《财经》杂志主笔):我有两个新生是从十一学校毕业的,给我的感觉是十一学校出来的学生特别阳光,不懂的他一定会问,兴趣也会特别的广泛,我觉得这是比较好的。


李希贵(北京十一学校校长):在一个学校如何去包容有不同潜质、不同特长、不同爱好、不同兴趣的孩子,这个很重要。一个学生在某一个方面有特长的时候,他也有短板,或者说在某一个地方特别短的时候他一定有自己的长项。最重要的是当发现一个孩子的短板的时候,不是没完没了地盯着它,而是尽快去挖掘他的长项,这才是真正的教育。


这也是我们努力这样做的。一般来说在艺术方面特别有潜质和兴趣的孩子他们的数学和物理会比较弱,理科和艺术都特别好的的我见的不多。我们在初中专门给这些孩子开了"数学一",即五六个学生、七八个学生一个班,一个有经验的老教师特别是有了孙子的有爱心的老老师教他们数学,避免了他们和学霸们在一起学数学的痛苦。他们在这个班上照样可以找到自信,一样可以愉快的学习,所以即使有短板的这些孩子在学校还是比较阳光。


去年教育部在学校开新生发布会,其中有一个记者向学生发问说,你们是不是老师挑选的比较优秀的孩子来参加座谈会?这时马上一个学生站起来了,他说在我们学校每一个人都很优秀,只是我们在介绍学校方面是我们的长项。所以在学校有这种文化,我们的孩子不会因为哪方面薄弱就不阳光了,我们总能发现他优秀的一面。


马国川(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秘书长、《财经》杂志主笔):现在我们培养的学生都能找到自己了吗?


李希贵(北京十一学校校长):最近这两三年时间,每当我们高三学生报高考志愿的时候,从校长到老师都非常失落,为什么?学生不找你了。过去学生报志愿要排队找老师,他不知道要报哪一个专业。他不知道哪个专业适合自己。所以不断的排队找老师去询问咨询。


老师让填报什么就报什么,或者以后哪个挣钱多好就业就报哪个专业。这时候他完全忘了自己,为什么?因为他不会选择。现在他经过不断的选择,不断的追问,他越来越清楚自己,也通过了解自己的同时了解了社会,他知道什么样的专业适合自己,所以我们就非常失落。今年没有一个学生找我咨询报志愿的事儿。在八年前是不可能的事。但是我非常欣慰,说明我们的孩子长大了,成熟了。而且我们的学生现在不是选学校了,他选专业。比如本来够清华北大的分数,但他希望上复旦、人大的新闻系,上海交大的造船,上北航的航天专业,上传媒大学的影视专业。这是一个变化,就是我们的学生他对自己非常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教育的一个追求,永远都是要以人为核心。


 


马国川(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秘书长、《财经》杂志主笔):今年高考改革提到了加强学生的综合素质评价,您怎么看待这一改革?


李希贵(北京十一学校校长):现在我们国家刚开始的这一轮课程改革就把"核心素养"这个概念提了出来,所有的教育都是为了人的核心素养,包括社会责任感,创新的精神,实践的能力,合作协商,换位思考等等就这些人的核心素养,这才是最重要的,然后才是学科的核心素养,艺术的核心素养。


在学校里,我更愿意把艺术作为学生之间交往的平台。因为其他学科有时候并不具备这个特质,但艺术可以带动交往。像我们的戏剧学院开发了九个戏剧课,包括京剧、舞剧、话剧和音乐剧,有共同追求的学生通过选课就选到了同一个课程,然后就扮演不同的角色,然后承担某一项剧务,在这里面他们发生交往,那么这个交往,就牵扯到学会沟通、学会合作、学会妥协、学会协作,然后他们之间可能会发生冲突,也会研究解决冲突的方法。让艺术作为载体,给他们提供一个很好的平台。在这个艺术平台上和艺术环境中成长,我觉得是一件快乐和了不起的事情。


我们经常说西方教育把学科打通了,但不如说西方教育是完全面对人的教育。我们的家长如果真为孩子好,不要太重视某一个学科或者某一项技能,不要过度教育,首先要把他打造成一个健康的、有健全人格的个体,这是在这个过程中更多的帮助他去发现和唤醒自己,这可能更重要。


马国川(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秘书长、《财经》杂志主笔):李校长,我们这期的话题是艺术教育的颜色。您怎么理解这个"颜色"?


李希贵(北京十一学校校长):我当然认为它是多色的,既是红色热情的,也是黄色淡定的,也是绿色充满希望的。因为我是搞教育的,我希望孩子的素质综合的,平衡发展的,这样他的人生可能会更丰富、更丰满。谢谢。

?

上一篇:第八期教育跨界尖峰对话:诺奖与中国的人才培养

下一篇:第六期教育跨界尖峰对话 :战争中的中国大学

合作伙伴

毒霸网址大全| 搜狗网址导航| 2345影视| hao123| 搜狗搜索| 友情链接添加|